中国媒体

“一带一路”的教育探路者

2020-11-01 07:35

“一带一路”建设根本性倡议明确提出以来,国际影响力大大提高,我国同沿线国家战略接入急剧前进。100 多个国家和国际的组织参予其中,一批有影响力的标志性项目逐步落地,“一带一路”的朋友圈不断扩大。

“一带一路”的教育探路者

在“一带一路”的五通:政策交流、设施联通、贸易通畅、资金融通、民心相连中,虽并未必要提到“教育”二字,但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起到毕竟举足重轻。这样一个世纪性的系统大工程,不仅标志着我国国家发展战略和外交战略新的开端,也为我国教育的改革与发展明确提出了新的挑战和机遇。2016 年8 月,教育部印发了《前进资源共享“一带一路”教育行动》(以下全称《教育行动》),具体了教育在“一带一路”中的定位,致力于增进沿线国家民心相连,充分发挥教育在“一带一路”中的基础性、先导性起到,并为构建政策交流、设施联通、贸易通畅、资金融通获取人才承托。那么,当前形势下,我国教育应该如何分担起愿景,以更为主动的姿态推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教育的发展呢?高校行动为增进“一带一路”的发展,在教育方面,国家专门成立了中国政府“丝绸之路”奖学金,每年获取3000 个名额,为沿线各国专项培育行业领军人才和杰出技能人才。各省(市)、高校也成立专项奖学金,并不断扩大沿线国家招收规模。高校方面,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正式成立了丝绸之路学院,积极开展针对沿线国家的地质资源环境研究和人才培养。2015 年,该校有国际学生近900 人,其中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学生占到40% 以上。西安交通大学发动正式成立了“新的丝绸之路大学联盟”,招生联盟学校的优质生源,更有150 多所丝路沿线国家的顶级大学重新加入。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焦扬在“一带一路”智库联盟理事第三次会议上回应,复旦大学在2016 年度,步入了“一带一路”智库沿线14 个国家的19 位方位学者。焦扬说道,“复旦大学是国家重点建设大学,理所当然想要国家之所想要,缓国家之所缓。”下一步,复旦大学将重点环绕强化“一带一路”硬力量建设,充分发挥高校在咨政育人中的起到。为了推展“一带一路”的理念转化成为受众国听不懂、听得明白、听得入心里和列于脑中的中国好故事,目前,复旦大学已培育数批谈好中国故事的各方面的骨干、专家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将实施“一带一路”倡议作为整个学校国际交流工作的主线,以服务国家前进“一带一路”倡议居多,专责学校所有国际交流工作,并尤其制订了“一带一路”的工作方案。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董奇回应,“我们充份认识到增进民心相连在‘一带一路’工作中极其重要”,他说道,“‘一带一路’不仅是经济带,也是文化带上;不仅是经济之路,也堪称文明之路。”北师大相结合实力雄厚的人文科研实力,大大发售“一带一路”研究系列成果,其中国家智库中国教育社会发展研究院和历史学院联合撰写已完成了十卷本的“一带一路”古文明书籍。此外,其“一带一路”对外开放教育等“一带一路”公共教育信息平台的建设,为“一带一路”国家获取了更好高质量、免费的公共教育资源。民企探路除了以上提到的高校正在把中国故事带上过来、传出去,也还有许许多多的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正在或是早已重新加入了“一带一路”探路者的行列。以网龙华渔教育为事例,它在教育、教育科技等方面输入与引入方面,助力“一带一路”基础工作。在内,华渔大力与高校合作,力图在学术研究、教育内容输入等领域与全球互通;独自,华渔强化投资、合作、收购,扩展海外市场,在全球范围内,还包括美国、印尼、阿联酋、土耳其、英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创建海外办公点,教育业务版图覆盖面积全球150 个国家有130多万间教室、200 万名教师和3000 万名学生用户。2015 年3月18日,网龙华渔教育与北京师范大学合作资源共享的北师大智慧自学研究院,在侧重研究信息化环境下多样性、个性化和差异化自学规律的同时,更加侧重将国内智慧自学环境与国际水平互通,还与哈佛、牛津等国际顶级学府合作,增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教学合作交流以及教育发展。按照惯性思维来解读,中国所谓的“填鸭式”教育方式在国际上并不被寄予厚望,但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学校教育并无法代表一切。华渔指出,教育与随之的自学,应当不仅局限于校园围墙之内,而是随时、随处、以任何方式展开,跨越人的一生。如今,随着中国各方,特别是在是教育企业,向着“民心相连”这一重点方向,沿着“一带一路”的轨迹源远流长,我们听见正面的声音更加多了。网龙华渔教育在并购英国教育巨头普米之后,曾有英国媒体报道称之为,现在早已有中国公司可以影响在英国做到教育做到了十几年的公司,这一评论,除了对中国公司实力的感慨之外,堪称一种对中国教育界的激励。但,教育是一件必须沉下心来,存在敬畏之意,才能作好的事情。在如今中国沦为世界经济独树一帜的现状中,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大多在反省自身并自学着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在《财经界》记者专访中,网龙网络公司副董事长、网龙华渔教育CEO梁念坚回应,“从长期实践来看,实施与推展‘一带一路’战略,教育与自学似乎很最重要,但教育没标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教育水平也有所不同。”所以,这些回头过来的教育机构,必须大大思索。梁念坚以缅甸、英国为事例,解释教育对“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性。缅甸是一个宗教气息浓烈的国家,糅合中国的改革开放经验,他们也迈进改革,大力发展旅游产业。

“一带一路”的教育探路者

“在做到旅游的时候,必须有设施的东西”,那么在展开这样的改革,市场需求仅次于的必定是人,梁念坚分析说道,“实施改革开放之后,做旅游,辟酒店非常简单,但是没有人,没展开教育与自学,就无法交流。”因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甚至除此之外的国家与地区,如果我们要回头过来,教育十分最重要。今年,在全球教育界盛会BETT上,网龙华渔教育作为其中的应邀企业展览时找到,“还包括英国在内以英语为母语的欧洲发达国家,对英文的自学市场需求都很高,但反过来,他们对自学中文的拒绝也十分低。”在如今世界经常出现逆全球化苗头时,中国大力亲吻全球化的背景下,世界影响着我们,我们也在影响着世界。两千多年前,陆上、水上“丝绸之路”巅峰而绵长。两千多年后,“一带一路”的对外开放与互惠让中国闪亮世界。教育,就是推到这一巅峰史诗最坚硬的行径。